欧洲现“三鹿鸡蛋”,可解决食品安全没那么简单

08-16 19:32 首页 世界说

编者按:8月4日,荷兰、德国、比利时先后曝出有部分鸡蛋中含有杀虫剂氟虫腈成分过量,引发了“毒鸡蛋”风波。8月7日,欧盟又向英国、法国、瑞士、瑞典发布预警,“毒鸡蛋”问题至此演变为波及七国的食品安全危机。在素以重视食品安全著称的西欧,“毒鸡蛋”何以逃过重重检验,从一国传遍七国?


世 界 说

徐 一 彤

发自 中国 北京


发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毒鸡蛋”

当地时间7月22日,荷兰食品药品管理局(NVWA)在官网上发布消息,宣称正在对荷兰国内养禽业违规使用杀虫剂氟虫腈(fipronil)的状况进行调查,并已要求7家养禽企业停产。这是本次“毒鸡蛋”风波中的第一则正式声明。

荷兰食品药品管理局(NVWA)关于“毒鸡蛋”的第一份声明。灰色标出的部分:“在这些(涉事企业生产的)鸡蛋中检出氟虫腈成分。然而,这不会对公众健康构成直接危险。”


在起初的声明中,荷兰食品药品管理局宣称被调查企业中的氟虫腈成分“不会对公众健康构成直接危险”。但在7月31日,荷兰官方发布一份新声明,称特定编号的鸡蛋中含有足以对公众健康带来“严重损害”的过量氟虫腈成分,警告消费者不要食用。就在当日,德国官方也在该国北莱茵-韦斯特法利亚州从比利时进口的鸡蛋中检出氟虫腈含量达0.11毫克/千克,并当即宣布召回90万枚鸡蛋。


为保险起见,德国各州大量召回并销毁鸡蛋。据德国农业部估算,流入德国市场的“毒鸡蛋”可能有300万枚之多。图片来源:BBC


根据欧盟规定,鸡蛋壳上必须印有表明鸡蛋种类、产地与生产商的代码。例如,图中的鸡蛋代码(与本次“毒鸡蛋”事件无关)表明这是一枚德国产(DE)的有机鸡蛋(0)。本次“毒鸡蛋”危机发生后,荷、比、德等国食品安全部门通过发布涉事鸡蛋批次所对应的代码来指导“毒鸡蛋”的召回与销毁。


进入8月,德国多个州陆续检出进口鸡蛋中氟虫腈过量,足以对儿童健康造成损害。8月3日,面对日益增长的安全风险,德国最大的连锁超市Aldi宣布将德国境内4000家店铺的鸡蛋全部下架,其他主要零售企业也采取相同措施。8月7日,欧盟对英国、法国、瑞士、瑞典发布警告,称“毒鸡蛋”已通过德国流入上述四国市场,发源于荷兰、比利时两国的“毒鸡蛋”事件终于演变为遍布西欧的重大食品安全危机。


氟虫腈的复杂身世

氟虫腈(Fipronil)是一种广谱杀虫剂,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对人类有中等毒性”,大量摄入后可能损伤肝肾功能。氟虫腈可用于农作物除虫与宠物防虫,但欧盟禁止其对食用家养动物直接使用。在2013年,因氟虫腈可能造成蜂群崩溃综合征,欧盟进一步禁止对谷物与向日葵使用氟虫腈,以保护蜜蜂生态。中国也已从2009年起禁止对农作物使用氟虫腈。


氟虫腈是一种广谱杀虫剂,中等毒性,既可作农药也可作为宠物除虫剂(国内作宠物除虫剂时名为蚤不到)。欧盟禁止对食用家养动物直接使用氟虫腈。


鸡蛋里为何会含有大量既不能用于养鸡场、也不能用于谷物的氟虫腈?荷兰检察部门的调查将罪魁祸首指向了一家名为“鸡之友”的企业。在2016年,“鸡之友”曾向农户贩卖一种名为DEGA-16的清洁剂,其中含有欧盟明令禁止对家禽使用的氟虫腈,而“鸡之友”的DEGA-16又是从一家比利时家禽抗病用品商Poultry-Vision处购买的。


8月7日,荷兰《新鹿特丹商报》披露了一张Poultry-Vision名义的发票,显示该企业在2016年5月8日以约10万欧元的价格从一家罗马尼亚公司处购入了3000升含有10%氟虫腈成分的化学药剂,氟虫腈混入清洁剂产品链的具体时间就此真相大白。然而,Poultry-Vision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清洁剂的买方“鸡之友”在购入DEGA-16时已对产品成分知情。针对氟虫腈来源的调查虽已取得重大突破,但涉事企业之间互相推诿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新鹿特丹商报》披露的比利时涉事企业与罗马尼亚供应商之间的发票。


善后:沟通不力还是推卸责任?

与检出最多“毒鸡蛋”产地的荷兰和大量进口“毒鸡蛋”的德国相比,“毒鸡蛋”对比利时的威胁似乎没有那么大。虽然比利时的鸡蛋也被全面下架,但根据8月7日比利时食品安全部门AFSCA对21家涉事养鸡场的检测结果,氟虫腈含量最高不过0.092毫克/千克,距离欧盟规定的0.72毫克/千克上限甚远;然而,在7月30日一份来自欧盟食品饲料快速预警系统(RASFF)的报告中,来自比利时的鸡蛋一度检出高达1.2毫克/千克的氟虫腈,而这一明显超标的数字又在德国官方之后的研究中被引用,成为判定比利时出口“毒鸡蛋”的证据。

 

面对德国关于“毒鸡蛋”的指控,比利时方面表示1.2毫克/千克的数字源于比利时私人机构的检测,不是AFSCA官方采用的数据。这又引来了德国对比利时通报不充分的不满。

欧盟RASFF系统中关于比利时鸡蛋氟虫腈含量的通报。根据规定,此通报应由比利时政府上传到RASFF系统中,供其他欧盟成员国与欧盟委员会参考,但比利时的信息显然没有令邻国满意。


同样的沟通问题也在比利时国内发生。根据AFSCA发言人的声明,比利时食品安全部门早在今年6月2日就已经侦测到有氟虫腈混入鸡蛋中,检察部门也介入调查。然而,比利时方面始终将案情隐秘不发,直到7月底才把有关信息通报给其他欧盟国家,而比利时公众直到8月1日才意识到身边的氟虫腈问题。

 

对于一系列的沟通失灵,比利时食品安全部门始终坚持自身并未刻意隐瞒任何信息,而是只公布“正确与有用的信息”而已。这无助于减轻比利时官方的压力,反而把处境本应相对安全的比利时政府推上了风口浪尖。8月9日,比利时农业部长丹尼斯 · 杜卡梅(Denis Ducarme)就“毒鸡蛋”问题接受议会质询时,宣称荷兰早在2016年11月底就已掌握了一份荷兰鸡蛋中含有氟虫腈的内部文件,而自己只有在“偶然”机缘下才得知此事。荷兰方面则反击称,2016年11月关于氟虫腈的提示并未涉及任何食品安全的风险问题,因此荷兰方面并无通报义务。正如那两家接受调查的涉事企业一样,负责调查涉事企业的两国政府间也在上演着踢皮球的游戏。


7月26日才上任的农业部长丹尼斯 · 杜卡梅


更值得注意的是,比利时现任农业部长杜卡梅是今年7月26日上任的,彼时无论是6月2日的初步检测结果、还是7月20日的欧盟通报,都在前任农业部长、现任比利时瓦隆大区主席的威利 · 波苏斯(Willy Borsus)任内产生,而波苏斯却未在本次议会质询的受邀之列;两人同隶属于比利时议会第三大党革新运动党(MR)。既然现任农业部长并非“毒鸡蛋”东窗事发时的主事领导,为何实际主事的前任部长反而没有出席作证?

 

对于比利时的反对党来说,“毒鸡蛋”就此成为了攻击现任联合政府的一个重要把柄。而对蒙在鼓里的消费者来说,“毒鸡蛋”虽然引发了恐慌,却也未尝不是一次退潮,暴露出官僚体系里裸泳的人。在1999年,未能妥善处理二恶英食品污染事件的执政党基督教民主党因为公信力丧失,输掉了当年的联邦大选;而在2019年4月的下一场联邦大选里,谁又知道选民会不会把这些持续发酵的“毒鸡蛋”,向现任的各执政党扔去呢?


(宋迈克对本文亦有贡献)




END

责任编辑 | 张梦圆

版面编辑 | 吴昏儿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news

知乎机构号@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首页 - 世界说 的更多文章: